かわいい丨芃友

Kris uwu
一位芃友

好好看555
#zoeva offline

(正苏1s预警

李嘉恒这个名字真的太初恋太好听了
想参与篮球队长187校草哥哥的中学岁月
😭
这次看他告别篮球 心里特别难受 大概是预见到以后看他告别荧幕 告别舞台 告别录音室时的心情吧
再不舍也总会有那一天
我会一直爱你到那一天啊
zqsg哭了

【🐳x🐤】【飞驰】2

吴亦凡远远看见大群娱乐工作者,被阳光和镜片反光刺得微微眯起眼睛。他礼貌抬手不停招呼,心里有些不耐烦。

他是喜欢赛车的,不仅满足于拥有被众人艳羡的限量豪车,也沉迷于驾驶与改装。今天之所以应了代言品牌的邀请,是为了体验一把新赛道,顺便找个理由正大光明地飙车。

这样想着,一不留神被撞了一下。原来是自己神游天外,把这几步红毯都走偏了,正好怼上一个记者的长镜头。吴亦凡歉意连连,记者受宠若惊,连忙表示没关系没关系,并趁机多拍了好几张贴脸。

黄景瑜和另外几家汽车公司的代表一同站在签名板前的台上。那边交谈不停,黄景瑜却看着自家主要竞争对手的代言人一步步走上台来,眉目深邃气质优雅笑容得体,不禁觉出一丝比较之意。

吴亦凡走到他面前,礼貌握手,随即在他旁边站好,目光扫射每一台镜头,环视一周后微微点头示意,抬起双手开始整理自己赛车服的领子。

黄景瑜同样照顾到了全场的记者们,但他的余光则要专注许多。吴亦凡很高,两人几乎平齐,因而他眼睛被吴亦凡高挺的鼻梁和纤长的睫毛吸引,不由自主地转向对方。两位代言人靠得很近,彼此都不由得尴尬了一瞬,然后迅速恢复到若无其事的状态。

🐳x🐤 【飞驰】1

🐳参加bmw活动惹 联想到阿凡之前的奔驰活动qwqqq真滴好好磕

又开坑了 争取几发就完

现实向

//////:://////随意的分割线////::::///


夜幕下红色的宝马飞驰而过,黄景瑜坐在真皮座椅上志得意满。他拿下了这个经典德国品牌的大使,结束了一天的活动,刚刚从酒会抽身,此刻春风满面。
手机嗡嗡地震动起来,屏幕大亮,一封邮件通知弹出。粗略扫了一眼:“他们叫我去赛车?”
坐在前座的经纪人说品牌方一月前已经联系了他们,“不过趁着宣了才告诉你..”又说:“就一周之后。几家大品牌都会派车去,小瑜你可得给点儿力。”
黄景瑜爽朗一笑,露出嘴角的虎牙。

吴亦凡站在自己的车库里,挂着和daniel的视频。
“哥,你看...是这辆绿的还是那辆红的?”
吴彦祖笑说既然要我选,就白的吧,衬你。屏幕那边的人像个小孩儿,应了一声便蹦蹦跳跳地溜达到白色AMG旁边。

上海三十度的高温毒辣地炙烤阳光下的每一个人,不过车道边的工作人员还是敬业地来来往往。黄景瑜刚刚驾着黑色宝马驶过,被闪光灯猛晃了一通。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擦擦汗,拧开一瓶冰水,嗓子正受着甘霖滋润,眼睛却远远望见白色的流线跑车。镜头一下子呼啦啦全都对准那边,就看见高高瘦瘦的身影开开了车门,那身白色连体衣甚至像薄羽绒。
穿真多。黄景瑜摘下飞行员眼镜,低头审视自己的短袖长裤,觉出一阵热意,又抬眼打量沿着短短十几米小红毯走过来的人,和他被一副白边墨镜遮住的大半脸颊。


宝宝呀🐤
太可爱惹
以及查看新歌itunes排名收获惊喜

现在排名是总6分2哦

凡受相关巴特不打tag

🐳x🐤的cp名
是应该叫黄牛 还是虞姬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把自己笑死

这个漂酿的脸我真的可以磕一辈子
怎么这么好看
敲里马怎么可以这么好看啊T T
(给日吗 皇冠小公主给日吗😭
我和娜娜子🔒了

【范凡】狂野飙车 2

我真的只是一个标题党(跪
好久之前(一周?两周?)一篇短打的后续
av8d还记得嘛 不记得请戳我主页(不会放链接

【dbq 黄小鱼 没有给你这根瓜续命。
好滴 action
/////::::://///////:::::很费劲的分割线/////::::://////:::://///

Mercedes Benz的声浪像交响曲,吴亦凡将车开上了日落大道。遥遥地望过去,巨大的“HOLLYWOOD”撞进眼帘。他瞥了范迪塞尔一眼,表情像是张牙舞爪的猫。
“那里有很多美丽又有趣的人。”
他问:
“你也会和他们一起放纵吗,在与现在一样的每个深夜?”
范迪塞尔盯着他,仿佛在用自己的目光描摹kris脸上年轻而深刻的每一道轮廓。然后他避开了那双黑而幽深,却发着亮的眼睛,说:“去海滩。”
加州夏日的凌晨,海风裹挟着海的气息,沙粒弥散出海的味道。
四周安静,无人打扰。吴亦凡也不珍惜东西,那辆红色跑车轮胎将将停在破碎的泡沫之前。他把车门“飞”起来,趴在车顶。
腰从后面被环住了,还有什么东西顶住了臀缝。
然后被重重按在还在发烫的前盖上,后背灼得猛一缩,蜷着的姿态天真到像个幼儿。
“好莱坞是我梦开始的地方,你知道。”
“但我最美的梦不在那里。”
“不过是想要惩罚罢了,我明白。”
他直勾勾地看着吴亦凡的眼睛,仿佛要把瞳孔望穿。
“是吗,F1明星?”
吴亦凡不言语。
“fanfan.”
也不等吴亦凡回应,范迪塞尔为他垫上自己的羊毛大衣,然后自顾自地解开腰带,在吴亦凡纤细的手腕上系紧了结。
“明知故问、口是心非的孩子,”吴亦凡的耳边酥酥麻麻,“总要吃点苦头的。”极近的气流像电流,绕着他周身过了一遍,他终于慌乱地别开眼。
然后被贴上了唇。
因失力而苍白的脸,因哭泣而绯红的眼,一滴水珠顺着他精致的下巴滑落,到胸腹上被人轻轻用舌头接过。大腿在前盖上颤抖,小腿在空气中颤抖,到底是天地在摇晃,还是跑车在震动。

他早已没有气力思考这些,只是徒劳地发出不成调子的沙哑呻吟,以求换得身上人轻柔两分。
月光给这一幕镀银。